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
    3. 东方网 >> 历史频道 >> 正文
      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      文革后上海或在全国首提旅游 只敢说是"散散心"

      2014-9-24 09:26:56

      来源:东方网 作者:陈煜 选稿:贾彦

        《中国生活?#19988;洹?#24314;国65周年民生往事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,请勿转载。

        70年代,在中国?#35828;?#22836;脑中没?#23567;?#26053;游”这个概念,那时候普遍工资低,吃饭穿衣都紧巴巴地,哪还有闲钱出去玩。况且那时候每周只?#34892;?#26399;天休息,很多单位还要加班,更没有额外的假期。在这种情况下,?#34892;?#20154;利用一年一度的探亲,或者单位派出的开会机会,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,在著名景区留张影,就算是很奢侈的“散心”了。

        1979年7月,邓小平在视察黄山时的讲话,犹如高山一声雷,惊动了中国。他说:“黄山是发展旅游的好地方,是你们发财的地方。省里要有个规划。你们物产很丰富,你这个地方将来是全国最富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邓小平的“黄山讲话”拉开了中国旅游业发展大幕。

      image

        1978年11月30日,50个上海人乘坐一辆公?#36130;?#36710;,“?#37027;摹?#26469;到了苏州。

        他们算是文革之后,上海出游的第一个团队。

        ?#36824;?#22312;当时,没有人敢宣称自己“出去旅游”,而仅仅说是“散散心”。

        旅游,这种在“文革”期间备受批判的“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”,就以这种“散散心”的方式,悄然回到上海,并很快在知识阶层、工商业者和高级职员中间流传开来。

        1979年3月4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新华社电———《上海恢复苏州一日游、杭州二日游》,报道称,“一日游”、“二日游”的旅游活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污蔑为“提倡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,已停办了十多年。现在恢复组织“一日游”、“二日游”旅游活动后,报名参加者很踊跃。

        时至今日,当时的上海旅行社“服务员(导游)王天范,依然能想起1979年“国庆游”中的一幕:杭州的苏堤上,他给游客念苏东坡的《江?#20146;印罰?#21313;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……”游客有的默默不语,有的泪如雨下。

        旅游成“资产阶级”生活

        与“?#37027;?#25955;心”的提法不同,上海旅行社于1979年推出的“国庆游”,可能是文革之后该市第一次公开提出“旅游”的说法。

        在该旅行社服务了30多年的导游王天范记?#33579;?979年9月1日,上旅“国庆游”首次开始报名。

        仅仅只是在橱窗里贴了一张告示,王天范说,8月31日晚,就有人开始在福州路上的上旅门市?#23458;?#23477;排队。“人龙一直甩到云?#19979;?#19978;,有百米多长。”

        此前十余年,上海市民的旅游,一直在荒?#29616;小?/P>

        王天范,1979年作为兼职导游进入上旅,是“文革”后该旅行社乃至上海最早的导游之一。

        1966年结婚的他,清楚地记?#33579;?月16日,“文革”“破四旧”开始。这年,成立于1958年的上海旅行社也?#40644;?#20851;闭。

        而他和太太的杭州蜜月旅行,也不得不改期。人人都紧张地在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,出去游山玩水会被人扣上“资产阶级”的帽子。

        “社会突然变得很乱,没有人还?#35828;?#19978;旅游”。王天范说,父亲生前是个工商业者,更得小心。“文革”前上海的老旅行家大多是有学问的工商业者,后来被戴上“封、资、修”的帽子,旅游也被?#28216;?#20026;地主和资产阶级服务”。

        7.5元苏州一日游

        1978年12月底,上海第一汽车服务公司成立了旅游组。这是上海的旅游业在“文革”之后开始复苏的最早迹象。

        这时一汽服务公司的5个车队近50辆大客车,要在每个工作日接送上海郊区和?#19981;?#30340;三线工厂的工人上下班,而周日这天是闲置的。“文革”时期从一汽服务公司调往海员俱乐部担任调度员的?#33267;迹?#26366;经是解放前上海最早的有声旅行社的导游,他想起来可以利用周末搞苏州、无锡、杭州短途旅游。

        ?#33267;?#26366;经在海员俱乐部负责给政协和工商联的客人安排用车,手里掌握了大量这些客源的名单。这些老客户及其子女和亲戚朋友,成为后来旅游组的早期客源。

        首班“苏州一日游”的客人很满意,请媒体的记者写了报道。到1980年,一汽旅游组最火的线路“海宁观潮”,一个周末就能开出五六十辆50座的大巴,驻车的南京西路甚至需要交警来维?#31181;?#24207;。

        一汽的星星之火,点燃?#33487;?#20010;上海旅游。

        1979年2月,上海旅行社复社。第一家专业旅行社终于重新在上海滩立起大旗。

        1981年,街道、医院等开办的集体制“老13社”陆续诞生。上旅、一汽旅游组等有了春秋、东方、新华旅行社等强劲的竞争对手。

        王天范记?#33579;?#24403;时最经典的线路是“苏州一日游”,经济团每人只需要7.5元,便可以在苏州最有名的饭店松鹤楼吃一顿午?#20572;?#19968;桌10人,四个冷菜八个热菜。

        而“杭州一日游”的飞机班则是当时最贵的线路,每人21.5元。吸引游客的是它的交通工具———一架美国二战时留下来的“三叉戟”飞机,能?#24674;?#25509;从上海飞到杭州。?#34892;?#28216;客为了坐飞机而专门报这个团。当时,上海地区大学毕业生的月工资是58块。

        早期的旅行社重社会效益不重经济效益,上旅“苏州一日游”报价7.5元,旅行社只赚5角钱。人们旅行的目的也很单纯,就是为观光,对物质的要求很低。

        出门旅游?#28982;?#31918;票

        在那个年代,无论是旅游者,还是旅行社,?#23545;?#37117;不如今天这么容易。

        那时还没有身份证,也没有打印机、传真机,电话费很贵,还没有普及。上海一汽服务公司旅游组的导游谢惠国每每统计了游客人数后,都要发电报到苏州、杭州的旅店,告知游客的到达时间、所需房间数量和用餐标准等。

        旅游线路的广告传单上,还要注明旅客需“自备半斤粮票”。游客在出门前,则必须先?#31859;?#21333;位出具的出差证明,到粮管?#26223;?#19978;海粮票换成全国粮票———只有这样,他们在异地旅游的时候才不会饿?#20146;印?#35874;惠国只有收了游客的粮票后,才让汽车发动?#24052;?#30446;的地。

        那时还没几家宾馆,游客都睡?#20889;?#25152;,4-6人一间的大通铺,或者那种单?#35828;?#26495;床或铁床,一个楼层一个厕所和洗澡间,晚上只有两个小时供应?#20154;?/P>

        肉体上苦一点没什么,那时的人们更需要精神上的宣泄。过去快30年了,王天范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和两位老旅行家,登富?#33322;?#20005;子陵钓台,吃红嘴扁鱼的情景。

        “我和两位师长分了一瓶啤酒,在半山腰的钓台上看江景。鱼唇上真的有一点红,肉?#21490;?#24120;鲜美。”后来作为导游的王天范去了富?#33322;?#19981;下百次,对自然美的精神感应,再没有这一次这么强烈。

        沿富?#33322;?#36870;流而上,便是现今闻名的“千岛湖”。?#36824;?#22312;那时,它还是个刚刚才有游客踏足的“新安江水库”。

        导游张瑞珍当时曾跟着上旅的老总去搞线路开发。她在千岛湖时,正赶上有载着游客的汽车到了湖区。

        “当地的农民跑出来,跟着车队走很远,不知这些人来干嘛的,要轰走他们”,30年后的今天,张桂珍想起当年的这一幕,笑着说,当时的许多人,脑袋里没有一点“旅游”的概念。

        旅游放开担心“特务”

        1978年,在旅行社等民间旅游的兴起,上海官方也开始将旅?#25991;?#20837;视野。当年5月,上海市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成立。?#36824;?#24403;时官方对旅游的定义主要是为外事服务。

        而此时,改革开放的掌舵?#35828;?#23567;平已经在中央高层会议上强调,“旅游业大有文章可做”、“发展旅游业,为改革开放积累外汇”、“要打好‘侨?#21860;?#20570;好做足‘两游’(即旅游和石?#20572;?#24037;作”。

        1978年从上海市外事?#20302;车?#20837;旅游局的陈东成回忆,“成立旅游局,一是改革开放的需要;二是旅游是外事工作的一部分。”

        旅游局成立之后,归属市外办管理,首任局长就是当时市外办的副主任,归为外事工作的一部分。旅游局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接待外宾的国际旅行社上。

        旅游局宣传处出的上海风光明?#29260;?#26399;刊和地?#36857;?#37117;是中英日文三语,目的是外宣而非推动本地旅游业。

        而即便在此时,对于对外开放问题,当时的中央高层会议还透露出一丝疑虑:“是不是开放得太早了?”陈东成记得当时有中央的高层领导提出,“会不会把特务放进来,窃取了情报怎么办?会不会腐蚀干部,把干部带出去?那些落后的地方,不能给外人看。”

        300外宾进上海

        1977年10月,一艘荷兰籍?#38750;?#26053;游船抵达上海港,在上海外事部门的协调下,船上300多游客上岸。此事直接触动了上海入境游的恢复。

        “中国刚刚结束政治运动,外国人很好奇,想?#32431;?#37027;时的中国到底啥样。”时至今日,派去接待外籍游客的谢惠国依然难忘当时上海市民对这些外国?#35828;?#20851;注。他当时才22岁,见到荷兰人很拘谨,荷兰人用英语和他打招呼,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      当时用于外事接待的只?#35874;?#20851;事务管理局?#26053;?#30340;华侨、国?#30465;?#34913;山等六大宾馆。

        最多时,几千人同时要在上海过夜,住房紧张得厉害。一些没有地儿住的老外,通常就会被旅行社临时拉到苏州甚至到船上过夜。

        1979年,上海旅行社开始造上海宾馆,接着又有了虹桥、华亭、银河等上海市自?#33322;?#35774;的旅游宾馆,也开始接待外籍旅游者,这才意味着上海的旅游业结束多年的封闭状态,正式对外开放。

        上海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也更名为旅游局,?#30452;?#20026;旅游事业管理局。1986年,上海市的导游证核发权?#23637;?#26053;游局,两年后,市政府才明?#39277;?#23450;,市旅游局开?#32423;?#20840;市旅游业实行全行业管理。

        ?#28304;耍?#19978;海旅游进入飞速发展期。到2007年,上海接待入境旅游者约666万人次,接待国内旅游者超亿人次。

        (《新 京 报》记者吴珊2008年3月4日)

      上一篇稿件

      下一篇稿件

      文革后上海或在全国首提旅游 只敢说是"散散心"

      2014年9月24日 09:26 来源:东方网

        《中国生活?#19988;洹?#24314;国65周年民生往事》作者授权东方网发布,请勿转载。

        70年代,在中国?#35828;?#22836;脑中没?#23567;?#26053;游”这个概念,那时候普遍工资低,吃饭穿衣都紧巴巴地,哪还有闲钱出去玩。况且那时候每周只?#34892;?#26399;天休息,很多单位还要加班,更没有额外的假期。在这种情况下,?#34892;?#20154;利用一年一度的探亲,或者单位派出的开会机会,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,在著名景区留张影,就算是很奢侈的“散心”了。

        1979年7月,邓小平在视察黄山时的讲话,犹如高山一声雷,惊动了中国。他说:“黄山是发展旅游的好地方,是你们发财的地方。省里要有个规划。你们物产很丰富,你这个地方将来是全国最富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邓小平的“黄山讲话”拉开了中国旅游业发展大幕。

      image

        1978年11月30日,50个上海人乘坐一辆公?#36130;?#36710;,“?#37027;摹?#26469;到了苏州。

        他们算是文革之后,上海出游的第一个团队。

        ?#36824;?#22312;当时,没有人敢宣称自己“出去旅游”,而仅仅说是“散散心”。

        旅游,这种在“文革”期间备受批判的“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”,就以这种“散散心”的方式,悄然回到上海,并很快在知识阶层、工商业者和高级职员中间流传开来。

        1979年3月4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新华社电———《上海恢复苏州一日游、杭州二日游》,报道称,“一日游”、“二日游”的旅游活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污蔑为“提倡资产阶级生活方式”,已停办了十多年。现在恢复组织“一日游”、“二日游”旅游活动后,报名参加者很踊跃。

        时至今日,当时的上海旅行社“服务员(导游)王天范,依然能想起1979年“国庆游”中的一幕:杭州的苏堤上,他给游客念苏东坡的《江?#20146;印罰?#21313;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……”游客有的默默不语,有的泪如雨下。

        旅游成“资产阶级”生活

        与“?#37027;?#25955;心”的提法不同,上海旅行社于1979年推出的“国庆游”,可能是文革之后该市第一次公开提出“旅游”的说法。

        在该旅行社服务了30多年的导游王天范记?#33579;?979年9月1日,上旅“国庆游”首次开始报名。

        仅仅只是在橱窗里贴了一张告示,王天范说,8月31日晚,就有人开始在福州路上的上旅门市?#23458;?#23477;排队。“人龙一直甩到云?#19979;?#19978;,有百米多长。”

        此前十余年,上海市民的旅游,一直在荒?#29616;小?/P>

        王天范,1979年作为兼职导游进入上旅,是“文革”后该旅行社乃至上海最早的导游之一。

        1966年结婚的他,清楚地记?#33579;?月16日,“文革”“破四旧”开始。这年,成立于1958年的上海旅行社也?#40644;?#20851;闭。

        而他和太太的杭州蜜月旅行,也不得不改期。人人都紧张地在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,出去游山玩水会被人扣上“资产阶级”的帽子。

        “社会突然变得很乱,没有人还?#35828;?#19978;旅游”。王天范说,父亲生前是个工商业者,更得小心。“文革”前上海的老旅行家大多是有学问的工商业者,后来被戴上“封、资、修”的帽子,旅游也被?#28216;?#20026;地主和资产阶级服务”。

        7.5元苏州一日游

        1978年12月底,上海第一汽车服务公司成立了旅游组。这是上海的旅游业在“文革”之后开始复苏的最早迹象。

        这时一汽服务公司的5个车队近50辆大客车,要在每个工作日接送上海郊区和?#19981;?#30340;三线工厂的工人上下班,而周日这天是闲置的。“文革”时期从一汽服务公司调往海员俱乐部担任调度员的?#33267;迹?#26366;经是解放前上海最早的有声旅行社的导游,他想起来可以利用周末搞苏州、无锡、杭州短途旅游。

        ?#33267;?#26366;经在海员俱乐部负责给政协和工商联的客人安排用车,手里掌握了大量这些客源的名单。这些老客户及其子女和亲戚朋友,成为后来旅游组的早期客源。

        首班“苏州一日游”的客人很满意,请媒体的记者写了报道。到1980年,一汽旅游组最火的线路“海宁观潮”,一个周末就能开出五六十辆50座的大巴,驻车的南京西路甚至需要交警来维?#31181;?#24207;。

        一汽的星星之火,点燃?#33487;?#20010;上海旅游。

        1979年2月,上海旅行社复社。第一家专业旅行社终于重新在上海滩立起大旗。

        1981年,街道、医院等开办的集体制“老13社”陆续诞生。上旅、一汽旅游组等有了春秋、东方、新华旅行社等强劲的竞争对手。

        王天范记?#33579;?#24403;时最经典的线路是“苏州一日游”,经济团每人只需要7.5元,便可以在苏州最有名的饭店松鹤楼吃一顿午?#20572;?#19968;桌10人,四个冷菜八个热菜。

        而“杭州一日游”的飞机班则是当时最贵的线路,每人21.5元。吸引游客的是它的交通工具———一架美国二战时留下来的“三叉戟”飞机,能?#24674;?#25509;从上海飞到杭州。?#34892;?#28216;客为了坐飞机而专门报这个团。当时,上海地区大学毕业生的月工资是58块。

        早期的旅行社重社会效益不重经济效益,上旅“苏州一日游”报价7.5元,旅行社只赚5角钱。人们旅行的目的也很单纯,就是为观光,对物质的要求很低。

        出门旅游?#28982;?#31918;票

        在那个年代,无论是旅游者,还是旅行社,?#23545;?#37117;不如今天这么容易。

        那时还没有身份证,也没有打印机、传真机,电话费很贵,还没有普及。上海一汽服务公司旅游组的导游谢惠国每每统计了游客人数后,都要发电报到苏州、杭州的旅店,告知游客的到达时间、所需房间数量和用餐标准等。

        旅游线路的广告传单上,还要注明旅客需“自备半斤粮票”。游客在出门前,则必须先?#31859;?#21333;位出具的出差证明,到粮管?#26223;?#19978;海粮票换成全国粮票———只有这样,他们在异地旅游的时候才不会饿?#20146;印?#35874;惠国只有收了游客的粮票后,才让汽车发动?#24052;?#30446;的地。

        那时还没几家宾馆,游客都睡?#20889;?#25152;,4-6人一间的大通铺,或者那种单?#35828;?#26495;床或铁床,一个楼层一个厕所和洗澡间,晚上只有两个小时供应?#20154;?/P>

        肉体上苦一点没什么,那时的人们更需要精神上的宣泄。过去快30年了,王天范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和两位老旅行家,登富?#33322;?#20005;子陵钓台,吃红嘴扁鱼的情景。

        “我和两位师长分了一瓶啤酒,在半山腰的钓台上看江景。鱼唇上真的有一点红,肉?#21490;?#24120;鲜美。”后来作为导游的王天范去了富?#33322;?#19981;下百次,对自然美的精神感应,再没有这一次这么强烈。

        沿富?#33322;?#36870;流而上,便是现今闻名的“千岛湖”。?#36824;?#22312;那时,它还是个刚刚才有游客踏足的“新安江水库”。

        导游张瑞珍当时曾跟着上旅的老总去搞线路开发。她在千岛湖时,正赶上有载着游客的汽车到了湖区。

        “当地的农民跑出来,跟着车队走很远,不知这些人来干嘛的,要轰走他们”,30年后的今天,张桂珍想起当年的这一幕,笑着说,当时的许多人,脑袋里没有一点“旅游”的概念。

        旅游放开担心“特务”

        1978年,在旅行社等民间旅游的兴起,上海官方也开始将旅?#25991;?#20837;视野。当年5月,上海市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成立。?#36824;?#24403;时官方对旅游的定义主要是为外事服务。

        而此时,改革开放的掌舵?#35828;?#23567;平已经在中央高层会议上强调,“旅游业大有文章可做”、“发展旅游业,为改革开放积累外汇”、“要打好‘侨?#21860;?#20570;好做足‘两游’(即旅游和石?#20572;?#24037;作”。

        1978年从上海市外事?#20302;车?#20837;旅游局的陈东成回忆,“成立旅游局,一是改革开放的需要;二是旅游是外事工作的一部分。”

        旅游局成立之后,归属市外办管理,首任局长就是当时市外办的副主任,归为外事工作的一部分。旅游局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接待外宾的国际旅行社上。

        旅游局宣传处出的上海风光明?#29260;?#26399;刊和地?#36857;?#37117;是中英日文三语,目的是外宣而非推动本地旅游业。

        而即便在此时,对于对外开放问题,当时的中央高层会议还透露出一丝疑虑:“是不是开放得太早了?”陈东成记得当时有中央的高层领导提出,“会不会把特务放进来,窃取了情报怎么办?会不会腐蚀干部,把干部带出去?那些落后的地方,不能给外人看。”

        300外宾进上海

        1977年10月,一艘荷兰籍?#38750;?#26053;游船抵达上海港,在上海外事部门的协调下,船上300多游客上岸。此事直接触动了上海入境游的恢复。

        “中国刚刚结束政治运动,外国人很好奇,想?#32431;?#37027;时的中国到底啥样。”时至今日,派去接待外籍游客的谢惠国依然难忘当时上海市民对这些外国?#35828;?#20851;注。他当时才22岁,见到荷兰人很拘谨,荷兰人用英语和他打招呼,他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      当时用于外事接待的只?#35874;?#20851;事务管理局?#26053;?#30340;华侨、国?#30465;?#34913;山等六大宾馆。

        最多时,几千人同时要在上海过夜,住房紧张得厉害。一些没有地儿住的老外,通常就会被旅行社临时拉到苏州甚至到船上过夜。

        1979年,上海旅行社开始造上海宾馆,接着又有了虹桥、华亭、银河等上海市自?#33322;?#35774;的旅游宾馆,也开始接待外籍旅游者,这才意味着上海的旅游业结束多年的封闭状态,正式对外开放。

        上海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也更名为旅游局,?#30452;?#20026;旅游事业管理局。1986年,上海市的导游证核发权?#23637;?#26053;游局,两年后,市政府才明?#39277;?#23450;,市旅游局开?#32423;?#20840;市旅游业实行全行业管理。

        ?#28304;耍?#19978;海旅游进入飞速发展期。到2007年,上海接待入境旅游者约666万人次,接待国内旅游者超亿人次。

        (《新 京 报》记者吴珊2008年3月4日)

    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
      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     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
      3. 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       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