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
    3. 东方网 >> 历史频道 >> 正文
      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      1969八岔岛事件:知青用手榴弹击沉苏联巡逻艇

      2014-11-14 09:15:32

      来源:解放日报 选稿:贾彦

        核心提示:或许是苏联人感到奇怪,在对岸天天可以看得到的中国人现在怎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于是一个苏联人回去了,途中在114航标处停了一下,就下江了。在宿舍前的一个苏联人可能是等得不耐?#27785;耍?#25343;起中国人放在地上的一把铁锹,使劲?#20040;?#22320;面,在紧张静静的空气中,啪、啪、啪地仿佛是枪响。

        渔业连陈庭华向知青讲述勇斗苏军炮艇的故事

      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一群来自上海和全国各大城市的知识青年,来到祖国的最北端,怀揣保?#38647;?#22269;每一寸土地的壮志,时刻准备着抛?#20223;?#27922;热血。当以往电影中的战斗画面真的呈现在他?#25970;?#21069;?#20445;?#36825;些并未受过正规军事培训的年轻人,凭着一腔爱国激情,奋不顾身与敌方的正规军激烈战斗。几十年过去了,北疆的硝烟已经散去,但是精忠报国、捍卫主权的精神,仍然值得今天的我们继承发扬。

       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

        上海知青到达黑龙江边知青点的第一天,因为拖拉机爬犁要装行李,许多男女知青是步行进入察哈彦的。走到大概晚上八点钟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忽然看到了黑龙江,江面冰封着,冰上是雪白的,但那天有月亮,月光照在江面上,非常漂亮。这个时候,忽然听到啪啪啪三声枪响。几乎就在身边的树林里,升起三颗信号弹。他们一看这三颗信号弹,马上认为附近隐藏着特务,那个时候不少反特电影里就有这样的场景。一个先来的上海干部说,你们不要紧张,这可能是对岸“老毛子”发过来的定时装置,我们见得多了。信号弹,是给知青的见面礼,紧张而又刺激,同时也告诉知青们,今后说不定有机会可以亲自参加抓特务的战斗了。

        费国良是上海交大附中的68届高中毕业生。 1969年3月3日,他和几个同学准备去浦东另一好友家商量?#40644;?#25253;名去内蒙古大草原之事,在?#24433;?#19996;路外滩轮渡口等船摆渡?#20445;?#24573;然看到渡口阅报橱窗里当天的一张报纸上有我边防部队?#40644;?#36827;行自卫还击的报道。他们几个人一合计,立即改变想法,决定报名到黑龙江去了。

        1969年4月底,费国良乘坐卡车到达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7团工副业4连(渔业连)驻地?#20445;?#27178;贯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大江,江面上冰排流淌,正是“开江”(当地土语,春天到了,冰冻三尺的江面开始溶化)之时。卡车司机?#28304;?#31070;秘地对他们说:“到了,你知道这是什么江吗?#31354;?#23601;是黑龙江。你们到了最前线了。”

        1968年9月8日,北京知青张胜利随?#29616;?#24037;李伊楚在乌苏里江打鱼?#20445;?#32769;毛子”的597号炮艇(绰号大屁股)忽然加速向他们拦腰撞来,两人迅速改变方向,?#20040;?#22836;对着浪,避免冲撞,但已经来不及了,苏舰侧舷刮到了他们的船头,小船被撞飞了,腾出水面有1米多,悬空逆时针转了个圈,又重重地落进水里。

        岸上掩护的人大叫起来,完了,大家虽义愤填膺又无可奈何。张胜利后来说,船被撞飞那一刹那,他脑子里?#40644;?#31354;白,仿佛灵魂出窍,掉下来清醒后,发现船头已经被撞碎,前舱已经进水,幸好我方其他船只赶紧过来援助,张胜利才没有掉进江里。

        9月12日,勤得利农场渔工在乌苏里江进行鲑鱼捕捞,他们的597号、598号、509号三艘炮艇和一艘消防艇,闯入我生产水域,用高?#39038;?#40857;头向我渔工?#22303;?#21943;射。我渔工临危不惧,包括张胜利在内的一些知青和?#29616;?#24037;驾驶30只小渔船与之勇?#20063;?#26007;和周旋。

        前几天被苏舰撞飞过的李伊楚,挥起一石,将598号炮艇抱水龙头的苏军士兵打倒,水龙头跌落在船舷上。另一条淌网船上的渔工陈庭华,迅速由船尾跃到船头,向水龙头扑去,在同船伙伴张继印的配合下,拿起利斧将苏598号炮艇的水龙头?#27785;?#19979;来,缴获了证据。

        这个斗争场面被来拍摄鲑鱼期生产的中央新闻电影纪?#36158;?#29255;厂的摄影师拍入镜头。张胜利说,他母亲在电影院里第一次看到这个镜头?#20445;?#21547;泪高呼“毛主席万岁?#20445;?#24182;激动地告诉周围的人,我儿子就在现场,散场时大家都过来和母亲握手。

        白色黑?#20934;?#35853;船出现

        6月23日,从苏六站哨所开出三艘装载武装军人的?#38201;?#33351;侵入八岔岛水域,我方进入一级战备。这时中国民兵已经配备了56式冲锋枪、53?#35762;?#39569;枪和一挺轻机枪,还有国产的反坦克3号手雷。但不是人手一枪,费国良等人只分到一个装有?#30446;?#25163;榴弹的袋子。

        6月27日、6月30日、7月3日,一艘白色黑?#20934;?#35853;船多次在八岔岛附近水域搜集情报等。据有经验的?#29616;?#24037;说,这条船在哪里频?#34987;?#21160;,就是苏军马上要到哪里进行挑衅的前兆。

        7月5日,中国民兵离岛到八岔边防站所在地进行了实弹射击训练,并且投掷了普通手榴弹、苏制43式反坦克手雷、国产仿制的反坦克3号手雷各一枚,比较其威力,最后还模拟实战针对入侵苏军的突袭进行了反冲锋、抓俘虏演习。他们的意识里一直把“老毛子”的炮艇?#36884;?#20154;作为假想敌,准备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“一不怕苦二不怕死”的精神打一仗。

        7月7日那天,他们的581号炮艇又来挑衅了,晚上大家就又讨论到底怎么打。知青的军事知识,大多是在电影《地道战》里看来的。有的人就提出,我们在这个拉网的拉杆前面放几个炸弹,?#20154;?#28846;艇开过来,我们就引爆这个炸弹。后来有的人说这个不行,你一炸,万一没把它炸沉,让它受伤逃回去就麻?#27785;耍?#25105;们一定要炸毁它,拿到他们的罪证。像《地雷战》挂雷拉弦那样炸炮艇的想法,显然有些幼稚。

        讨论会上拟定了一?#23376;?#23545;方案,是“把六个爆破手都埋伏在江岸边1、2、3号阵地上面”。指导员见费国良是高中生,便要他把讨论情况?#38201;?#22312;案,最后交给指导员过目,一个北京知青修改成文,由担任党员排长的当地职工放入一保密箱(其实就是一个小木盒?#24433;?#38145;)保管。据这个北京知青回忆,木箱放在党员排长的铺头顶上的架子上面。

        遭遇战打响了

        1969年7月8日上午,费国良他们由于打不到鱼歇工学习,负责观察望的知青进来报告,老毛子两只船从六站下来了,由于他们的舰艇经常在黑龙江上游弋,司空见惯,大家没当回事。但10分钟后,望哨兵心?#34987;?#29134;地冲了进来,说“老毛子”要上来了,这时大家忽然发现声音不对,听到在江边有艘船咕嘟咕嘟地在靠岸。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了,说不定战争马上就要来了,于是纷纷拿起武器,按照预定方案分别进入防敌突袭阵地隐蔽起来。

        费国良隐蔽在3号阵地,一想到真的要打仗了,确?#23707;?#32039;张。费国良看到4个苏联人,上身穿着圆领衫,下面穿着靴子,从他们平时下江船停靠的码头方向沿小路走了过来,走到他们驻地宿舍前面,看了看,有个苏联人用俄语哇哇叫了几声,隐蔽起来的中国人当然听不懂,也不会吱声。或许是苏联人感到奇怪,在对岸天天可以看得到的中国人现在怎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于是一个苏联人回去了,途中在114航标处停了一下,就下江了。在宿舍前的一个苏联人可能是等得不耐?#27785;耍?#25343;起中国人放在地上的一把铁锹,使劲?#20040;?#22320;面,在紧张静静的空气中,啪、啪、啪地仿佛是枪响。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到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股浓烟从江边升起,火光冲天,战斗打响了。

        毫无战斗经验的知青各自出击

        当4名苏联人登岛顺着小路来到职工住房前?#20445;?#38544;蔽在1号阵地的投弹手、上海知青蒋海星向指导员黄德和主动请战,“让我爬过去?#26085;?#33337;,断他们后路”。黄德和回答,?#30333;?#24847;隐?#21361;?#19981;要乱动,你等会儿,这个事情不要那么?#20445;?#20877;看看”。蒋海星执意要过去,便携带一?#26007;刺?#20811;手雷从草里往江边方向匍匐前进。就在他准备穿越那条小道?#20445;?#21457;现1名登岛的苏联人员返回,第一次与敌人面对面的蒋海星大气也不敢出,趴在荒草里不动弹。

        苏联人就在蒋海星面前2米多的地方走过下江上船。蒋海星慢慢爬到江边,趴在江坎上,他看见苏艇驾驶舱边坐着一个人,心想到万一直起身来投弹,被苏联人发现,不就当胸一枪?#35013;?#36865;命吗?灵机一动,他先把手雷插销插好,突然直起身来,大喊一声,苏艇上的那人被江坎上突然冒出的中国人吓了一跳,然后呆呆地看着蒋海星举起的手中忽然飞出一样东西,眼前火光一闪,一声巨响。蒋海星扔出的手雷,触发爆炸后还破甲钻进了后?#35013;?#26426;舱要害部。

        一瞬间,爆炸声枪声响成?#40644;?#25105;方民兵投弹手随即开始冲锋,手榴弹和手雷纷纷?#19978;?#33487;艇,有的用力过大,手榴弹弹出?#35013;澹?#25481;在江里掀起一股水柱,也有的在苏艇上爆炸。苏艇冒出火光和浓烟,船?#25112;?#27700;。

        2号阵地上的投弹手上海知青冲到江边,看见苏艇?#26159;?#35199;后东逆向停靠在我岸边,缆绳系在我八岔岛上,由于水大,苏艇?#35013;?#21482;略低于江坎,看不清艇前舷上的编号。他很机灵地将手雷扔到了前?#35013;?#33337;?#26041;锹?#22788;,使起爆角?#32676;?#36215;爆时手雷与被爆炸物接触?#21050;?#37117;达到了理想程度,手雷钻进了前舱爆炸,巨大的气浪把他也?#39057;?#20102;。

        ?#29992;?#25171;过仗的中国民兵纷纷开枪投手榴弹,有人一扣冲锋枪扳机就打光了一梭子30发子弹。一名苏联人企?#21363;?#33609;甸子里逃窜,被打倒在离114号航标不远的地方。还有一名苏联人逃脱,跳江遁去,游到二道江子岛上去了。

        费国良日记中记载的“战斗打响?#20445;?#25932;人就向彼得罗夫阔耶打了三发信号弹”、“有的战士又纵身跳上被炸的敌船,不顾敌另一只船中的冲锋枪扫射,奋勇作战”的描述得到证实,不过费国良听到的冲锋枪子弹打在船板上当当响声,?#23548;?#19978;是知青在向另一艘苏艇开火。

        负责通讯的上海知青听到爆炸声和枪响,见另一通?#23545;?#25509;到命令已经跑步去内江通知八岔村?#29992;?#21644;边防哨所,要求派船接应后,他主动奔到江边进行增援,冒着船下沉的危险,首?#20173;?#19978;跳板,冲上苏艇进行搜索,此时枪声还没有停。他发现后机舱里还有人,赤手空拳的他随手拿起地上的一把拖把当当地使劲?#20040;?#26426;舱盖,用才学不久的俄语单词高喊“缴枪不杀”。一个年轻瘦高个的?#20843;?#20891;”无奈地爬出来举起双手,嘴巴里嘟嘟囔囔地喊着,被押解下船。我方人员迅速?#38450;搿?/p>

        当天晚上?#20843;?#32852;外交部向中方递交了?#25346;?#29031;会,称“一批武装的中国人”“侵入苏联国?#22330;保?#38544;蔽”在八岔岛的?#20843;?#32852;部分?#20445;?#20110;“上午10时30分”开枪袭击苏联航标工作人?#20445;?#24182;且使用了掷弹筒和手榴弹,打死苏方人员1人、打伤3人,重创苏联快艇2艘。?#20843;?#32852;的学者后来称八岔岛事件,苏方有两名人员死亡。

        带着俘虏撤退

        知青揣摩入侵的?#20843;?#20462;舰艇”已经被炸毁,还在中国岛上俘虏了?#20843;?#20462;入侵者?#20445;?#24050;经完成了原定的战斗目标。中国民兵也知道苏联边防军不会善罢?#24066;藎?#20973;自己这点轻武器和所剩无几的弹药,是无法抵抗苏军更大规模的武装入侵的。黄德和指导员立即命令全体人员马上撤退至岸上八岔村内,大伙儿连回宿舍拿背包行李的时间都没有就开?#21363;?#24537;?#38450;搿?/p>

        由于情况紧急和计划的粗糙,八岔岛上一个党员排长因为负责看管俘虏,在匆忙撤退中,已经想?#40644;?#35201;回去拿那份他负责保管的知青自?#24515;?#23450;的反突袭作战方案。这份方案被当日下午登岛的苏军在我方宿舍内找到,后来曾作为指责我方蓄谋策划制造了流血武装冲突的证据提出过。但或许也正是这份方案,使苏方认识到这场战斗是中国老百姓的作为,无论是苏联方面的?#25346;?#29031;会,还是塔?#32929;?#30340;消息,?#23548;?#19978;都承认在八岔岛上和苏联人员发生武装冲突的中国人,不是中国边防军,而是一批武装的“中国农民”。

        撤退途中还发生过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。指导员黄德和看见那个俘虏很紧张,便想用学过的俄语说我们优待俘虏,一急之下场景错乱,他拍着俘虏的肩膀,顺口就用《地道战》《地雷战》里的日本话腔调跟俘虏讲:“你的,害怕的不要,我们的,俘虏的优待。?#21271;?#19978;的人听到对苏联人说电影里的日本话,忍不住要捧腹大笑。

        惊魂未定的知青等刚刚撤到对岸的八岔村,苏联炮艇已经完成了对八岔岛的包抄,赶来的苏方炮艇不时向八岔岛扫射轰击。附近伯力(哈巴罗夫斯克)的数十艘炮艇和机枪巡逻艇、多架直升飞机迅速赶到(事后知道苏联海军舰队正在那里进行军事演习),苏方直升飞机也多次入侵飞临八岔村上?#24352;?#26059;威胁,两艘炮艇封锁了八岔村的水上通道。下午4时许,近百名全副武装的苏方从多处登上八岔岛进行搜索挑衅,大战似乎马上就要爆发。

        我方民兵撤退至八岔村后,除把俘虏迅速送往隐蔽地点保护起来外,也作好了防止苏方武装入侵村子的准备,严阵以待,人数不多的边防部队和附近民兵也迅速进入战备?#21050;?#30001;于苏方直升飞机在八岔村上空不断盘旋,边防站副连长忍不住让人带了两挺轻机枪对直升飞机进行射击,子弹没有击中目标,但把苏军飞机?#25243;?#20102;。

        被俘虏的?#25970;八?#20891;?#21271;?#36865;到八岔村后,安置在?#29031;?#26063;老乡一间民房里,院子外面是边防军把守,房屋外间是渔业连民兵把守。这时上级要求了解冲突情况和入侵苏军人数,因为无俄语翻译,边防部队便让黄德和带一位懂俄语的北京知青去询问。

        这位北京知青和黄德和进屋后,原先躺着休息的苏联人紧张地从炕上坐了起来,他们问他想吃点什么,苏联人说要香烟要酒。北京知青在询问苏联人情况?#20445;?#19968;下子记?#40644;稹?#32467;婚”那个单词,急中生智问“你有几个孩子?#20445;?#33487;联人说自己“25岁,家里有?#32844;幀?#22920;妈、哥哥、姐姐和我?#20445;?#24182;且用手势表示5个人。

        过了一会,烟酒来了,烟是供销社里最好的前?#25490;疲浦?#26377;?#40644;?#29942;口略碎的葡萄酒,还来了一盘炒鸡蛋。黄德和一面看着苏联人?#38498;齲?#32487;续询?#21097;?#23545;话已经比?#20808;?#27965;了。我们问他来了几条船、有多少人。苏联人说一共来了10来个人,2条船,还画?#33487;?#31034;意图。尽管知道?#33487;?#21517;俘虏只是苏联航标艇上的工作人?#20445;?#25105;们还是按照原定程序,用俄语对话?#28393;?#19978;的例句说“你们侵犯了中国领土,血债要用血来还?#20445;?#36825;下子又把俘虏吓懵了,一句不?#24471;?#22836;躺下了。

        俘虏当晚便被边防部队卡车送往抚远前线指挥部,临走前还把自己的烟斗送给黄德和留念。到了抚远,俘虏则被安置在浓江“反修”生产队战备粮垛边的一间单独小屋里。巧得很,深?#21653;?#21355;看管这个俘虏的武装民兵中就有浙江知青。过了一段时间,通过?#27010;校?#23558;那个俘虏送回了苏联。

        八岔岛事件显示了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,苏方也不得不默认中方对八岔岛的?#23548;士?#21046;权,此外涉及航标的历史遗留问题逐步得到解决。

        但之后中方还是加强了边境斗争的政策、策略和纪律?#36867;?#21453;复强调不能随意开枪,未?#29992;?#20196;不能开枪还击,边境斗争要“有理、有利、有节”。

        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公布的新一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,黑龙江省同江市境内的八岔岛地区名列其中,由62个小岛组成,总面积320平方公里,包括2000年由俄罗斯划归我国的八岔二道江岛等十几座岛屿。

        当年这些在黑龙江战斗过的知青是应该感到欣慰的,同时我们应该?#20146;?#37027;些曾经为保卫国家主权、维护领土完整而斗争过的边境上的军民和知青。

      上?#40644;?#31295;件

      下?#40644;?#31295;件

      1969八岔岛事件:知青用手榴弹击沉苏联巡逻艇

      2014年11月14日 09:15 来源:解放日报

        核心提示:或许是苏联人感到奇怪,在对岸天天可以看得到的中国人现在怎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于是一个苏联人回去了,途中在114航标处停了一下,就下江了。在宿舍前的一个苏联人可能是等得不耐?#27785;耍?#25343;起中国人放在地上的一把铁锹,使劲?#20040;?#22320;面,在紧张静静的空气中,啪、啪、啪地仿佛是枪响。

        渔业连陈庭华向知青讲述勇斗苏军炮艇的故事

      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一群来自上海和全国各大城市的知识青年,来到祖国的最北端,怀揣保?#38647;?#22269;每一寸土地的壮志,时刻准备着抛?#20223;?#27922;热血。当以往电影中的战斗画面真的呈现在他?#25970;?#21069;?#20445;?#36825;些并未受过正规军事培训的年轻人,凭着一腔爱国激情,奋不顾身与敌方的正规军激烈战斗。几十年过去了,北疆的硝烟已经散去,但是精忠报国、捍卫主权的精神,仍然值得今天的我们继承发扬。

       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

        上海知青到达黑龙江边知青点的第一天,因为拖拉机爬犁要装行李,许多男女知青是步行进入察哈彦的。走到大概晚上八点钟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忽然看到了黑龙江,江面冰封着,冰上是雪白的,但那天有月亮,月光照在江面上,非常漂亮。这个时候,忽然听到啪啪啪三声枪响。几乎就在身边的树林里,升起三颗信号弹。他们一看这三颗信号弹,马上认为附近隐藏着特务,那个时候不少反特电影里就有这样的场景。一个先来的上海干部说,你们不要紧张,这可能是对岸“老毛子”发过来的定时装置,我们见得多了。信号弹,是给知青的见面礼,紧张而又刺激,同时也告诉知青们,今后说不定有机会可以亲自参加抓特务的战斗了。

        费国良是上海交大附中的68届高中毕业生。 1969年3月3日,他和几个同学准备去浦东另一好友家商量?#40644;?#25253;名去内蒙古大草原之事,在?#24433;?#19996;路外滩轮渡口等船摆渡?#20445;?#24573;然看到渡口阅报橱窗里当天的一张报纸上有我边防部队?#40644;?#36827;行自卫还击的报道。他们几个人一合计,立即改变想法,决定报名到黑龙江去了。

        1969年4月底,费国良乘坐卡车到达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师27团工副业4连(渔业连)驻地?#20445;?#27178;贯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大江,江面上冰排流淌,正是“开江”(当地土语,春天到了,冰冻三尺的江面开始溶化)之时。卡车司机?#28304;?#31070;秘地对他们说:“到了,你知道这是什么江吗?#31354;?#23601;是黑龙江。你们到了最前线了。”

        1968年9月8日,北京知青张胜利随?#29616;?#24037;李伊楚在乌苏里江打鱼?#20445;?#32769;毛子”的597号炮艇(绰号大屁股)忽然加速向他们拦腰撞来,两人迅速改变方向,?#20040;?#22836;对着浪,避免冲撞,但已经来不及了,苏舰侧舷刮到了他们的船头,小船被撞飞了,腾出水面有1米多,悬空逆时针转了个圈,又重重地落进水里。

        岸上掩护的人大叫起来,完了,大家虽义愤填膺又无可奈何。张胜利后来说,船被撞飞那一刹那,他脑子里?#40644;?#31354;白,仿佛灵魂出窍,掉下来清醒后,发现船头已经被撞碎,前舱已经进水,幸好我方其他船只赶紧过来援助,张胜利才没有掉进江里。

        9月12日,勤得利农场渔工在乌苏里江进行鲑鱼捕捞,他们的597号、598号、509号三艘炮艇和一艘消防艇,闯入我生产水域,用高?#39038;?#40857;头向我渔工?#22303;?#21943;射。我渔工临危不惧,包括张胜利在内的一些知青和?#29616;?#24037;驾驶30只小渔船与之勇?#20063;?#26007;和周旋。

        前几天被苏舰撞飞过的李伊楚,挥起一石,将598号炮艇抱水龙头的苏军士兵打倒,水龙头跌落在船舷上。另一条淌网船上的渔工陈庭华,迅速由船尾跃到船头,向水龙头扑去,在同船伙伴张继印的配合下,拿起利斧将苏598号炮艇的水龙头?#27785;?#19979;来,缴获了证据。

        这个斗争场面被来拍摄鲑鱼期生产的中央新闻电影纪?#36158;?#29255;厂的摄影师拍入镜头。张胜利说,他母亲在电影院里第一次看到这个镜头?#20445;?#21547;泪高呼“毛主席万岁?#20445;?#24182;激动地告诉周围的人,我儿子就在现场,散场时大家都过来和母亲握手。

        白色黑?#20934;?#35853;船出现

        6月23日,从苏六站哨所开出三艘装载武装军人的?#38201;?#33351;侵入八岔岛水域,我方进入一级战备。这时中国民兵已经配备了56式冲锋枪、53?#35762;?#39569;枪和一挺轻机枪,还有国产的反坦克3号手雷。但不是人手一枪,费国良等人只分到一个装有?#30446;?#25163;榴弹的袋子。

        6月27日、6月30日、7月3日,一艘白色黑?#20934;?#35853;船多次在八岔岛附近水域搜集情报等。据有经验的?#29616;?#24037;说,这条船在哪里频?#34987;?#21160;,就是苏军马上要到哪里进行挑衅的前兆。

        7月5日,中国民兵离岛到八岔边防站所在地进行了实弹射击训练,并且投掷了普通手榴弹、苏制43式反坦克手雷、国产仿制的反坦克3号手雷各一枚,比较其威力,最后还模拟实战针对入侵苏军的突袭进行了反冲锋、抓俘虏演习。他们的意识里一直把“老毛子”的炮艇?#36884;?#20154;作为假想敌,准备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和“一不怕苦二不怕死”的精神打一仗。

        7月7日那天,他们的581号炮艇又来挑衅了,晚上大家就又讨论到底怎么打。知青的军事知识,大多是在电影《地道战》里看来的。有的人就提出,我们在这个拉网的拉杆前面放几个炸弹,?#20154;?#28846;艇开过来,我们就引爆这个炸弹。后来有的人说这个不行,你一炸,万一没把它炸沉,让它受伤逃回去就麻?#27785;耍?#25105;们一定要炸毁它,拿到他们的罪证。像《地雷战》挂雷拉弦那样炸炮艇的想法,显然有些幼稚。

        讨论会上拟定了一?#23376;?#23545;方案,是“把六个爆破手都埋伏在江岸边1、2、3号阵地上面”。指导员见费国良是高中生,便要他把讨论情况?#38201;?#22312;案,最后交给指导员过目,一个北京知青修改成文,由担任党员排长的当地职工放入一保密箱(其实就是一个小木盒?#24433;?#38145;)保管。据这个北京知青回忆,木箱放在党员排长的铺头顶上的架子上面。

        遭遇战打响了

        1969年7月8日上午,费国良他们由于打不到鱼歇工学习,负责观察望的知青进来报告,老毛子两只船从六站下来了,由于他们的舰艇经常在黑龙江上游弋,司空见惯,大家没当回事。但10分钟后,望哨兵心?#34987;?#29134;地冲了进来,说“老毛子”要上来了,这时大家忽然发现声音不对,听到在江边有艘船咕嘟咕嘟地在靠岸。所有的人都紧张起来了,说不定战争马上就要来了,于是纷纷拿起武器,按照预定方案分别进入防敌突袭阵地隐蔽起来。

        费国良隐蔽在3号阵地,一想到真的要打仗了,确?#23707;?#32039;张。费国良看到4个苏联人,上身穿着圆领衫,下面穿着靴子,从他们平时下江船停靠的码头方向沿小路走了过来,走到他们驻地宿舍前面,看了看,有个苏联人用俄语哇哇叫了几声,隐蔽起来的中国人当然听不懂,也不会吱声。或许是苏联人感到奇怪,在对岸天天可以看得到的中国人现在怎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于是一个苏联人回去了,途中在114航标处停了一下,就下江了。在宿舍前的一个苏联人可能是等得不耐?#27785;耍?#25343;起中国人放在地上的一把铁锹,使劲?#20040;?#22320;面,在紧张静静的空气中,啪、啪、啪地仿佛是枪响。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到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股浓烟从江边升起,火光冲天,战斗打响了。

        毫无战斗经验的知青各自出击

        当4名苏联人登岛顺着小路来到职工住房前?#20445;?#38544;蔽在1号阵地的投弹手、上海知青蒋海星向指导员黄德和主动请战,“让我爬过去?#26085;?#33337;,断他们后路”。黄德和回答,?#30333;?#24847;隐?#21361;?#19981;要乱动,你等会儿,这个事情不要那么?#20445;?#20877;看看”。蒋海星执意要过去,便携带一?#26007;刺?#20811;手雷从草里往江边方向匍匐前进。就在他准备穿越那条小道?#20445;?#21457;现1名登岛的苏联人员返回,第一次与敌人面对面的蒋海星大气也不敢出,趴在荒草里不动弹。

        苏联人就在蒋海星面前2米多的地方走过下江上船。蒋海星慢慢爬到江边,趴在江坎上,他看见苏艇驾驶舱边坐着一个人,心想到万一直起身来投弹,被苏联人发现,不就当胸一枪?#35013;?#36865;命吗?灵机一动,他先把手雷插销插好,突然直起身来,大喊一声,苏艇上的那人被江坎上突然冒出的中国人吓了一跳,然后呆呆地看着蒋海星举起的手中忽然飞出一样东西,眼前火光一闪,一声巨响。蒋海星扔出的手雷,触发爆炸后还破甲钻进了后?#35013;?#26426;舱要害部。

        一瞬间,爆炸声枪声响成?#40644;?#25105;方民兵投弹手随即开始冲锋,手榴弹和手雷纷纷?#19978;?#33487;艇,有的用力过大,手榴弹弹出?#35013;澹?#25481;在江里掀起一股水柱,也有的在苏艇上爆炸。苏艇冒出火光和浓烟,船?#25112;?#27700;。

        2号阵地上的投弹手上海知青冲到江边,看见苏艇?#26159;?#35199;后东逆向停靠在我岸边,缆绳系在我八岔岛上,由于水大,苏艇?#35013;?#21482;略低于江坎,看不清艇前舷上的编号。他很机灵地将手雷扔到了前?#35013;?#33337;?#26041;锹?#22788;,使起爆角?#32676;?#36215;爆时手雷与被爆炸物接触?#21050;?#37117;达到了理想程度,手雷钻进了前舱爆炸,巨大的气浪把他也?#39057;?#20102;。

        ?#29992;?#25171;过仗的中国民兵纷纷开枪投手榴弹,有人一扣冲锋枪扳机就打光了一梭子30发子弹。一名苏联人企?#21363;?#33609;甸子里逃窜,被打倒在离114号航标不远的地方。还有一名苏联人逃脱,跳江遁去,游到二道江子岛上去了。

        费国良日记中记载的“战斗打响?#20445;?#25932;人就向彼得罗夫阔耶打了三发信号弹”、“有的战士又纵身跳上被炸的敌船,不顾敌另一只船中的冲锋枪扫射,奋勇作战”的描述得到证实,不过费国良听到的冲锋枪子弹打在船板上当当响声,?#23548;?#19978;是知青在向另一艘苏艇开火。

        负责通讯的上海知青听到爆炸声和枪响,见另一通?#23545;?#25509;到命令已经跑步去内江通知八岔村?#29992;?#21644;边防哨所,要求派船接应后,他主动奔到江边进行增援,冒着船下沉的危险,首?#20173;?#19978;跳板,冲上苏艇进行搜索,此时枪声还没有停。他发现后机舱里还有人,赤手空拳的他随手拿起地上的一把拖把当当地使劲?#20040;?#26426;舱盖,用才学不久的俄语单词高喊“缴枪不杀”。一个年轻瘦高个的?#20843;?#20891;”无奈地爬出来举起双手,嘴巴里嘟嘟囔囔地喊着,被押解下船。我方人员迅速?#38450;搿?/p>

        当天晚上?#20843;?#32852;外交部向中方递交了?#25346;?#29031;会,称“一批武装的中国人”“侵入苏联国?#22330;保?#38544;蔽”在八岔岛的?#20843;?#32852;部分?#20445;?#20110;“上午10时30分”开枪袭击苏联航标工作人?#20445;?#24182;且使用了掷弹筒和手榴弹,打死苏方人员1人、打伤3人,重创苏联快艇2艘。?#20843;?#32852;的学者后来称八岔岛事件,苏方有两名人员死亡。

        带着俘虏撤退

        知青揣摩入侵的?#20843;?#20462;舰艇”已经被炸毁,还在中国岛上俘虏了?#20843;?#20462;入侵者?#20445;?#24050;经完成了原定的战斗目标。中国民兵也知道苏联边防军不会善罢?#24066;藎?#20973;自己这点轻武器和所剩无几的弹药,是无法抵抗苏军更大规模的武装入侵的。黄德和指导员立即命令全体人员马上撤退至岸上八岔村内,大伙儿连回宿舍拿背包行李的时间都没有就开?#21363;?#24537;?#38450;搿?/p>

        由于情况紧急和计划的粗糙,八岔岛上一个党员排长因为负责看管俘虏,在匆忙撤退中,已经想?#40644;?#35201;回去拿那份他负责保管的知青自?#24515;?#23450;的反突袭作战方案。这份方案被当日下午登岛的苏军在我方宿舍内找到,后来曾作为指责我方蓄谋策划制造了流血武装冲突的证据提出过。但或许也正是这份方案,使苏方认识到这场战斗是中国老百姓的作为,无论是苏联方面的?#25346;?#29031;会,还是塔?#32929;?#30340;消息,?#23548;?#19978;都承认在八岔岛上和苏联人员发生武装冲突的中国人,不是中国边防军,而是一批武装的“中国农民”。

        撤退途中还发生过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。指导员黄德和看见那个俘虏很紧张,便想用学过的俄语说我们优待俘虏,一急之下场景错乱,他拍着俘虏的肩膀,顺口就用《地道战》《地雷战》里的日本话腔调跟俘虏讲:“你的,害怕的不要,我们的,俘虏的优待。?#21271;?#19978;的人听到对苏联人说电影里的日本话,忍不住要捧腹大笑。

        惊魂未定的知青等刚刚撤到对岸的八岔村,苏联炮艇已经完成了对八岔岛的包抄,赶来的苏方炮艇不时向八岔岛扫射轰击。附近伯力(哈巴罗夫斯克)的数十艘炮艇和机枪巡逻艇、多架直升飞机迅速赶到(事后知道苏联海军舰队正在那里进行军事演习),苏方直升飞机也多次入侵飞临八岔村上?#24352;?#26059;威胁,两艘炮艇封锁了八岔村的水上通道。下午4时许,近百名全副武装的苏方从多处登上八岔岛进行搜索挑衅,大战似乎马上就要爆发。

        我方民兵撤退至八岔村后,除把俘虏迅速送往隐蔽地点保护起来外,也作好了防止苏方武装入侵村子的准备,严阵以待,人数不多的边防部队和附近民兵也迅速进入战备?#21050;?#30001;于苏方直升飞机在八岔村上空不断盘旋,边防站副连长忍不住让人带了两挺轻机枪对直升飞机进行射击,子弹没有击中目标,但把苏军飞机?#25243;?#20102;。

        被俘虏的?#25970;八?#20891;?#21271;?#36865;到八岔村后,安置在?#29031;?#26063;老乡一间民房里,院子外面是边防军把守,房屋外间是渔业连民兵把守。这时上级要求了解冲突情况和入侵苏军人数,因为无俄语翻译,边防部队便让黄德和带一位懂俄语的北京知青去询问。

        这位北京知青和黄德和进屋后,原先躺着休息的苏联人紧张地从炕上坐了起来,他们问他想吃点什么,苏联人说要香烟要酒。北京知青在询问苏联人情况?#20445;?#19968;下子记?#40644;稹?#32467;婚”那个单词,急中生智问“你有几个孩子?#20445;?#33487;联人说自己“25岁,家里有?#32844;幀?#22920;妈、哥哥、姐姐和我?#20445;?#24182;且用手势表示5个人。

        过了一会,烟酒来了,烟是供销社里最好的前?#25490;疲浦?#26377;?#40644;?#29942;口略碎的葡萄酒,还来了一盘炒鸡蛋。黄德和一面看着苏联人?#38498;齲?#32487;续询?#21097;?#23545;话已经比?#20808;?#27965;了。我们问他来了几条船、有多少人。苏联人说一共来了10来个人,2条船,还画?#33487;?#31034;意图。尽管知道?#33487;?#21517;俘虏只是苏联航标艇上的工作人?#20445;?#25105;们还是按照原定程序,用俄语对话?#28393;?#19978;的例句说“你们侵犯了中国领土,血债要用血来还?#20445;?#36825;下子又把俘虏吓懵了,一句不?#24471;?#22836;躺下了。

        俘虏当晚便被边防部队卡车送往抚远前线指挥部,临走前还把自己的烟斗送给黄德和留念。到了抚远,俘虏则被安置在浓江“反修”生产队战备粮垛边的一间单独小屋里。巧得很,深?#21653;?#21355;看管这个俘虏的武装民兵中就有浙江知青。过了一段时间,通过?#27010;校?#23558;那个俘虏送回了苏联。

        八岔岛事件显示了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,苏方也不得不默认中方对八岔岛的?#23548;士?#21046;权,此外涉及航标的历史遗留问题逐步得到解决。

        但之后中方还是加强了边境斗争的政策、策略和纪律?#36867;?#21453;复强调不能随意开枪,未?#29992;?#20196;不能开枪还击,边境斗争要“有理、有利、有节”。

        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公布的新一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里,黑龙江省同江市境内的八岔岛地区名列其中,由62个小岛组成,总面积320平方公里,包括2000年由俄罗斯划归我国的八岔二道江岛等十几座岛屿。

        当年这些在黑龙江战斗过的知青是应该感到欣慰的,同时我们应该?#20146;?#37027;些曾经为保卫国家主权、维护领土完整而斗争过的边境上的军民和知青。

     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
      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     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
      3. <output id="cwrwe"><s id="cwrwe"></s></output>

       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  1. <div id="cwrwe"></div>
        2. <div id="cwrwe"></div>